没有终结的噩梦 - 优优色影院




白素洁是女人,而且还是纯情美貌的弱女子。这样的女人常常被视为弱者,尤其在凶残淫虐的男人面前更是任由宰割的羔羊。但弱女子也并非永远是柔弱的羔羊,色字头上一把刀,当她们展开反击时,男人有时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自从在上次的淫狱性宴享用了白素洁的美妙肉体后,X市的地头蛇黑道大佬陈阿三就把她当成自己情妇留在身边,这无疑使鬼眼外道十分恼怒。原本他只是把白素洁“借”给陈阿三玩玩而已,现在对方却夺人所好,实在可恨。
  白素洁借此在鬼眼外道与陈阿三之间周旋,分化他们原本就不牢固的合作关系。陈阿三则在她的煽风点火下对鬼眼外道越发不满,觉得鬼眼外道分给其的利润太少了,而且缺乏长期合作的诚意。双方大吵大闹了好几次,矛盾日趋激化。
  总的来说,鬼眼外道和陈阿三都不是做大事的料,缺乏在发生利益冲突时协调合作的能力。才一个星期,本来就互不信任的两人之间已闹得很僵。而在此时,白素洁已带着收集到的证据资料悄悄报警。X市公安局接到她的报案和资料后十分震惊,立刻展开警力调查,并对她和她丈夫采取保护措施。
  为了不打草惊蛇,白素洁仍然经常陪在陈阿三身边,也没向丈夫杨平凡说明原委。X市警方对他们夫妇实施暗中保护,但这种保护受到很多限制。警方无法在白素洁去见陈阿三或鬼眼外道时派人随行,只能跟踪守护。对于那个淫巢,警方则安排便衣蹲点监视。只等机会一来,警方便对那两股犯罪团伙采取逮捕行动。
  白素洁这些天度日如年,期盼着歹徒早日落网。她知道此案案发后“女神时尚”杂志社再也办不下去了,打算在此事过去后换个淡泊名利的工作,忘记一切与老公安安稳稳地生活,只担心老公无法接受她被强暴失贞的打击。
  这一日,白素洁再次来到张月仙在X市郊外的别墅小区,今天鬼眼外道要和陈阿三在此淫巢“讲数”而今天晚上,X市警方就将采取逮捕行动将他们一网打尽。想到过了今晚,这场噩梦将会结束,白素洁心中既紧张又欣慰。
  两路人马见面后,鬼眼外道表现得异常和气,对于陈阿三的种种要求全部答应,还摆下酒席盛情款待。陈阿三以为对方怕了自己,很是得意,带着白素洁和一帮手下大吃大吹。白素洁强作欢颜地在一旁作陪,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首先,鬼眼外道没理由那么软蛋,他让步让得太多太顺。其次,张月仙这个颇有心计的狐媚妖妇没有出现,她去干什么了?此外,这个别墅小区内的人似乎少了很多,有种空荡荡的感觉,那些被诱拐监禁在此地的少女们也没出现过。
  白素洁心中七上八下,不安感越来越强,恨不得马上离开此地。按照事先安排,为确保她的安全,警方会在她脱身后才行动。可是陈阿三不会这么快就让她走,这个流氓头子喝到兴头,丢下他人不顾抱着白素洁就登上楼梯进了睡房。白素洁默默哀叹,为了稳住陈阿三,今天她还得让这流氓头子玩弄一次。
  陈阿三今天也是得意忘形加上酒色迷心,丝毫没察觉出快要大难临头。乘着酒兴,这流氓大佬一边满嘴酒气地说着污言秽语,一边粗暴地把白素洁剥得精光。短发美少妇雪白的裸身被此恶棍丢到床上抚玩起来,她心中十分紧张不安,但这一个多月来被反复侵犯的肉体却敏感地产生反应。她的全身肌肤开始润红,意识逐渐被肉欲吞没,小穴花唇迅速湿润,乳头和阴核也很快勃起了。
  白素洁脸朝下、背朝上地被压在床上,性感的双臀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臀沟深处被耻毛装饰的酒红色阴唇清晰可见,像一朵绽放的淫花。而她那艳色的菊蕾肛穴也在微微蠕动着,胸前的D罩杯乳房垂在胸前来回晃荡,乳头高高挺起不停颤动。望着含羞忍辱地向自己翘起雪臀的美少妇,喝红了眼的陈阿三顿时兽性大发!
  如同一头发情的野兽,陈阿三在酒精作用下变得更加凶残暴淫,他抓住白素洁的头发狠狠地强吻她的小嘴,随即伸出左手抓住她丰满的乳房大力揉搓、右手则顺着她翘起的臀部抚摸起下体的三角地带。男人粗壮的手指很快找到阴唇肉缝,分开大小阴唇后露出里面的粉红色黏膜,挖掘起已经湿淋淋的阴户肉洞。
  “啊!好疼!请不要那么用力!我那里会、会坏掉的!”
  白素洁被这粗暴的动作弄得拼命扭臀,乳房激裂摇动,阴户里的肉壁却痛苦而悦乐地蠕动,像是在渴望男人的粗大肉棒。被这般虐玩居然会产生如此快感,白素洁羞愤得默默流泪。
  疯狂的雄性征服欲望使本来就不识温柔的陈阿三根本不理白素洁的请求,他抱起美少妇雪白的臀部,从她背后把黑粗的肉棒对准阴唇,极其粗暴地恶狠狠插入花穴!他爱死了白素洁天生名器的“鳖型”小穴,每次插入都那么紧、那么有吸力。
  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而且还是个凶残野蛮的流氓头子用野兽性交般的狗趴姿势插入体内,纯情美少妇发出一声哀哀的吟叫。她心中充满罪恶感和愧疚,淫荡的肉体却像燃烧起来般血液沸腾,回应着粗暴的抽插不断激颤!
  铁棍般坚硬的肉棒在每次深入小穴时都尽根插入,龟头冠部和女体体内最敏感的花心激烈摩擦!天生名器的小穴夹紧大肉棒的快感,使强壮凶悍的流氓大佬兴奋到了极点,一把提住白素洁的短发把她趴在床上的身体改为靠在自己怀中,双手抱起她的白嫩大腿,以背面座位的姿势由下往上狠狠抽插起来!
  “啊啊啊!不、不行了!已经不行了!我要死了!”
  白素洁被干得狂扭腰臀,嘴角口水乱溅,完全没了平时文静贤惠的才女人妻形象。屋内除了激烈性交的肉体撞击声就是男人的嘶吼和女人的吟叫,陈阿三一下接一下地把黑粗的肉棒插进美少妇体内最深处,两手抱住她的大腿将她身子不停抛上抛下,龟头顶端猛烈撞击着子宫口!白素洁已眼冒金星快要脱力,喷溅出阴精连连泄身。
  突然,随着“啪噗!啪噗!啪噗!”
  的几下喷溅声,白素洁感到子宫口被陈阿三的龟头顶住后喷射进大量的滚烫精液,子宫内壁火辣辣般灼热!
  白素洁浑身软瘫下来倒在床上,她还没来得及喘过口气,陈阿三又像野兽般扑了上来。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个尽情发泄兽欲的流氓老大还不知道他已将大难临头。


  酒精作用下,凶残暴虐的流氓头子陈阿三像野兽般在白素洁身上发泄着兽欲,把纯情文雅的美少妇干得死去活来。白素洁想到过了今晚噩梦就会终结,只好含羞忍辱地迎合这个野兽的玩弄,任由其向她尽情泄欲。
  所幸这个流氓毕竟喝多了,耐力比平时差得多,才射了两回精后便如同一头死猪般呼呼大睡起来。白素洁连忙起身,先竭力保持冷静地在浴室冲洗了一下身子,然后穿上衣服悄悄离开房间。门外有陈阿三的手下,他们知道这位短发美少妇深得头儿宠爱,以为她像往日那样在满足了头儿后离去,所以都未阻拦。而在大厅中的“疯狗帮”成员喝酒赌博喧闹成一片,白素洁乘机脱身。
  白素洁不敢在是非之地多加停留,迅速离开别墅小区,隐蔽在周围蹲点的警方人员马上护送她回家。根据她的陈述,警方判断里面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于是提前采取逮捕行动,荷枪实弹的武警官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进去。行动进行的很顺利,几声枪响后,少数想要顽抗的歹徒被当场击毙,余下的全部落网。
  但是,在此次行动中没有发现那些被诱拐监禁的少女,也没有抓到鬼眼外道和张月仙。被击毙或逮捕的主要都是“疯狗帮”成员,别墅中除了他们就只剩下一些打杂帮佣的小工,连张月仙的打手护院都不见了很多。警方在彻底搜查整个别墅小区后,在地下室发现了一条通往外界的地道,线索就此截断。
  陈阿三在警方杀进来时被惊醒,持枪顽抗时给打穿了脑袋,总算恶贯满盈。
  这个流氓头子的死算是警方此次行动的最大收获,然而X市警方意识到真正的大鱼已经溜走了。鬼眼外道和张月仙一定是不知怎么察觉到警方要对他们采取行动,因此故意将陈阿三等人引来当替死鬼,他们则押着那些少女逃之夭夭。
  警方随即想到这群漏网之鱼有可能向白素洁展开报复,却想不到这伙邪教狂徒会报复得那么快、那么狠、那么嚣张!否则,警方决不会只派数名便衣送她回家。
  而此时的白素洁却以为噩梦终于结束,想到小家庭的幸福,她决心隐瞒这段不幸。可是,她在警察的护送下回到家中时,一进门就发出一声惨叫!
  白素洁和丈夫住在一幢市中心高层公寓的三室一厅中,房门锁得好好的、窗户也关得很严实、屋内也很整洁,但地板上却横躺着一个没了四肢的中年男子!
  此人痛苦万分却还求死不能地活着,冒着血泡的嘴里模糊不清地发出呻吟,全身一抖一抖地颤动着!在其身边,围着一群貌似地狱小鬼般的漆黑侏儒,正用锋利的牙啃着这个男子的手脚,咀嚼人肉啃咬人骨的声音令护送白素洁的警察都毛骨悚然!
  此人正是白素洁的丈夫杨平凡。杨平凡为人师表老实温厚,一辈子没得罪过什么人,根本不知道怎么会招来如此血光之灾。而在屋内的沙发上,则端坐着一个阴阳怪气的日本青年,见到白素洁等人后便邪笑着问候道:“白小姐,各位警官,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错过了精彩的节目呢。”
  “鬼眼外道!”
  护送白素洁的那几名便衣警察认出这日本青年,知道他是此次少女集体拐卖案件的主犯、还是隐藏于时尚界的邪教集团“极乐会”的重要干部,纷纷掏出手抢指向这家伙。可还没等他们有更多的动作,在地上啃咬杨平凡四肢的那群侏儒怪人便以惊人的弹跳力和速度蹦起来扑向他们。
  这些警察都不是刚入行的菜鸟,皆曾面对过凶残的暴徒,但从没遇到过这般异常恐怖的对手。还来不及开枪或躲闪,他们的脑袋就被扑到头上的侏儒怪人咬破,鲜血和脑浆顿时飞溅出来!白素洁哪里见过这般可怖的场面,顿时吓得昏倒在地。
  等到朦朦胧胧地苏醒过来时,白素洁发觉自己已身处于一个陌生的封闭空间内,这里看起来像是一艘货轮的某个船舱。除了她,那一批被诱拐的少女也在,不过都昏睡不醒。白素洁心中一震无比的恐慌,不由惊慌失措地大声哭喊起来。
  “嘿嘿,白小姐,不用叫了。你在我的船上,周围是大海,船上除了这些‘商品’就全是我的人,没人会救你。我们很快就会抵达日本,一路上你陪大家乐乐吧。”
  阴阳怪气的声音再次响起,一脸歪笑的鬼眼外道走进船舱,他身后跟着几个赤条条的大汉,都用充满淫邪的目光盯住浑身发抖的短发美少妇。其中一人背着四肢全无、截断处包裹着纱布的杨平凡,将其卸下放在白素洁身边。接着,几个大汉淫笑着走向白素洁,当着她丈夫的面将她按在一块铺在地上的白布上。
  杨平凡此时脸色苍白如纸,神智却很清醒,所以其只能清醒地看着爱妻惨遭凌辱的情景。一双双淫兽的魔爪玩弄起白素洁的乳房、大腿和脸蛋,外套和衬衣被撩起,裙裤被剥下,胸罩也被撕落。两只被束缚在胸罩内的D罩杯乳房一下子蹦了出来,衬着酒红色乳头的雪白乳峰在男人们的手中被捏成各种形状。
  “不!不要!住手,不要在我老公面前做这样的事!求求你们!”
  白素洁悲鸣着扭动身体拼命挣扎,大奶子一上一下地摇晃着,却更加刺激起男人们的淫欲。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握住乳房根部,如同挤牛奶那样由下向上用力搓挤,还用嘴含住乳头粗暴地吮吸起来。一股股电流般的快感冲击着美少妇的身体,使她忍不住娇吟起来,另一个男人乘机强吻住她的樱桃小口,把舌头缠住她的香舌,迫使她在丈夫面前像淫乱的妓女接客那样与陌生男子热吻。
  “嘶啦!”
  一声,白素洁的三角内裤也被无情地扯掉,此刻除了脚上的女式套靴,她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像一头赤裸羔羊般被一群赤条条的色狼挤在当中,一根根勃起的粗长肉棒在她身边围成个圈。鬼眼外道在一旁赏心悦目地看着,还提起杨平凡的脖子强迫其睁大眼睛“观赏”妻子被轮暴的场面。
  “啊!求、求求你们……不要再弄了……我丈夫在看着啊……”
  纯情高雅的美少妇哀吟连连,心中极力反抗,但几个小时前刚被陈阿三玩弄过的肉体却敏感地做出淫荡反应。奶子涨得又大又圆,乳头高高肿起,阴户也流出淫水。男人们的手指拨开了人妻少妇的大阴唇,摩擦起小阴唇和阴蒂,还轮流插进阴道深处搅动。
  没有终结的噩梦再次开始了,悲哀的美少妇在丈夫面前绝望地被一群淫兽蹂躏着。